惹春酥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半尾青丝,鱼鸟飞沈(修真1v1),惹春酥,御书房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自从被顾莞月操纵着造下杀孽无数,陆濯容几乎每时每刻都想着死。

顾莞月说得对,他本就是人,每天都挣扎在痛苦里,他真的好累好累,后来他甚至都不想找她报仇了,他只想一了百了。

直到他以游魂形态,听到顾莞月的阴谋后。

原来她逼他行屠戮之举,是为了聚怨魂来起阵,如此邪毒的阵法,也不知道会召唤回什么东西,陆濯容想,必须要毁掉它。

这个念头让陆濯容灰寂已久的心脏重新跳动起来,接下来的日子里,陆濯容一直在寻找顾莞月口中的那个怨魂阵,很奇怪的是,他能感应到此间怨气极沛,却怎么样都找不到阵在哪里。

除此之外,每天应付顾莞月也很耗他心神,他现在很听话,她只需扫给他一个眼神,他就会自己脱下衣物,乖乖跪伏在她的脚边。

今日亦是如此。

枝头吹下了簌簌的白,雪粒躲在窗外,窥看满屋春色。

两颊酡红的女子拥着炉懒在椅上,赤裸的足踝上悬着银铃,被青年的唇舌惹得铛铛作响,淹没了舔弄的暧昧水声。

银铃声忽滞,默了片刻后,骤然响亮的银铃乱了音律,恍若揉了窗外碎雪,满室春水泄。

陆濯容停下唇舌,满脸都是她喷出的穴液,垂眼时一滴清液自青年的长睫洇落。

顾莞月俯下身,掐着陆濯容的下巴强逼他抬起头来,她饶有兴致地欣赏着他瞳孔里那潮湿的欲,一边漫不经心地想,也不知道他的这份乖巧里,究竟有几分是驯化的结果,又有几分是身魂分离下的作用。

她放下怀里手炉,奖赏意味地拉开衣襟,把他的头埋进胸里。

女子葱根般的细指沿着青年的胸膛往下滑,停在他的小腹处,她抬起指,弹了弹他的鸡巴。

顾莞月没有收力道,陆濯容闷哼了一声,声音里爽的意味要比痛多。

他如今这幅模样,可彻彻底底是拜她所赐。

顾莞月并不喜欢他在床上太听话,可她到底还是怕他太失控,是以又不愿解开给他下的身魂分离之术,于是在和他的情事上,她时常会故意折磨他,久而久之,陆濯容就被她调教得只要她松开衣带,他的阳具就会瞬间硬挺。

正如此刻,求欢的欲想浓了他本颜色清浅的瞳水,顾莞月却没有满足他,这时她胸乳尖端的两粒红豆皆被吃得泛开痒意,顾莞月竟伸手推开陆濯容,她自顾自地系好衣带,随即看都没看他一眼,抬脚出了门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舅妈的不伦亲情

佛系特攻

似晚非明(1v1,H)

百里落木

冷秋(父女,高H)

夏多多

老师,快进来!(H,NP)

蓝浅

战双帕弥什 露西亚足侍奉

月下断肠人

曼曼

宁宁